四方物流香港
首頁>四方物流香港>正文

醫生:你都46了,還做什麼近視手術?

2020-11-0507:38:54來源:北京青年報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到朋友圈

◎陳思呈

老話説得好,想要富,少看手機多看樹

最近決心去做近視眼手術。這個決心下得也不算很辛苦,也就花了十年時間而已。我的顧慮和所有人的顧慮一樣,眼睛啊,多脆弱。而且眼睛還是我臉上唯一的優勢,碩大巨眼,我輕易實在不敢動它。但反過來説,最有優勢的東西也最值得投資,就像一個孩子有美術天分,就最想花錢讓他去學畫畫。

另一方面,我總是希望生活多一些可能性,比如參加些户外活動啥的。戴着眼鏡實在太麻煩了。夏天被汗水弄得鏡架不斷往下滑,冬天哈口氣鏡片就模糊了;戴隱形走路倒是方便,但我想象在用水緊張的野外,爬出帳篷的隊友們各自拿着一壺水刷牙洗臉,我要省下三分之一用來洗手戴隱形眼鏡,牙膏沫兒在嘴裏都沒法漱乾淨。看到一條小河,隊友們想的是:有小河,能生火煮水。我想的是:有小河,我可以去洗手戴隱形眼鏡。

最後讓我下了決心做這個手術的是身邊多個朋友的案例。

閆小紅摘掉多年眼鏡之後,彷彿開始了新生活,我隔着屏幕也能感到她的快樂。

另一個朋友鍾老師做完手術後,就把她剩餘的、不再需要了的一批日拋型隱形眼鏡都送給我了,那種感覺就像我考上大學的同班同學把不再需要的高三複習資料統統都留給了高考落榜還在復讀班的我。

北京的朋友小帆做了這個手術後,直後悔自己為什麼沒有提前幾年做,她直接就幫我介紹了廣州的一個醫生。

這些朋友們都刺激了我,讓我上頭,也不知道到底是不甘人後還是見賢思齊。

小帆介紹的熟人醫生在中山大學附屬眼科醫院的白內障科。白內障科的醫生對我來説似乎有點小題大做,尤其來到醫院後,看到她的診室門口擠滿了候診的各種病人,我的近視眼手術相比就像準備用牛刀來殺雞。

坐在我旁邊的男人,戴着一副墨鏡,年紀很輕,非常沉默,有些神祕。我感覺我坐在一個調音師的旁邊。

一個小女孩被她爸爸抱在懷裏,她媽媽哄着她:來,我們來滴一下眼藥水……滴好了!給你點個贊!

另一個小女孩淘氣地跑來跑去,臉形和笑容都可愛極了,可愛得讓人焦慮,因為她的眼睛極不協調地異樣着。

還不斷有人坐着輪椅,從各個診室裏被推出來。那應該就是眼睛動過手術之後的。

看着身邊這各種情形,我很害怕,眼睛這個東西,用牛魔王的名言説,“物雖小而恨則深”,我,回去就戒手機。

終於輪到了我。醫生和我隔着口罩兩兩相望。是個五十多歲的女醫生,但她的眼睛也很好看,我想,眼睛長得好看也算是她們的職業優勢了。

她問我今年多大歲數了?我説46。

她問我近視多少度?我説八九百度。

我覺得她聽後心裏就有數了。她有數,我也有數。我知道這個手術大概有三種:全飛秒、半飛秒、LCL植入。最後一種最麻煩,問題最大的近視眼才選這種。我的度數深,年齡大,有可能需要選擇這種。

我覺得只有以上這三種可能。沒有別的可能。沒想到她讓我把下巴放在機器上望向某個小孔之後,竟然對我説了第四種可能——

“你沒必要做手術了。你都46了,馬上就老花了,再過幾年你就有白內障了,到時你再來做白內障手術吧。”

“什麼?啊?”你這個回答超綱了啊,醫生。我想。

“你回去繼續好好戴眼鏡吧!你都戴了46年眼鏡了,還在乎多戴這幾年嗎?”

我在口罩裏張着我吃驚的嘴巴,完全不知從哪裏提問起。46歲很老了嗎?我身邊朋友多數也是去年才做的手術。她們的年齡比我還略大個一年半載呢。

另外,不是説有一種辦法是把近視和老花一起處理嗎?實在處理不了老花,那我也不怕老花,我要做的是近視眼手術哦。

另另外,我哪裏戴46年眼鏡了,我十幾歲才近視的,再説我戴46年眼鏡怎麼了,我就是現在突然之間忍不了不想再忍準備來個夕陽紅不行嗎?

其實回家後我才意識到我説錯了,我才44。

時間不允許我整理這麼複雜的思緒。因為等待候診的病人太多了。當醫生建議我不要做手術,我感覺就是個逐客令了。

她還説:“如果是私立醫院,肯定就忽悠你去做。但我跟你説,沒必要。”一邊説一邊扭頭幹活了,不再跟我隔着口罩對視了。醫生,我沒有想到我們只有短短五分鐘的緣分。

我只好帶着震撼的心情,緩緩走出了醫院,站在路邊迎風思考。

首先是如釋重負。本來也是有點怵的,熟人醫生幫我下了這個決定,也好,不用猶豫了。

其次是傷感。我已經衰老得“沒必要”做這個手術了嗎?作為一個堂堂的獨立新女性,沒有機會開始新生活嗎?

第三是疑惑。“再過幾年去做白內障手術”,醫生這句話説的到底是一種必然,還是一種選擇?是説我再過幾年肯定必須來做白內障手術,所以現在不要瞎忙乎,還是説我可以再過幾年使用白內障手術的技術,來做我的近視眼手術?

回到家後,我的疑惑和傷感越來越深了。不斷回味醫生那幾句話,又意識到另外一個問題。醫生跟我説的是“沒必要”,那麼,到底是她替我考慮覺得沒必要,還是我的眼睛情況不能手術?

後者是一個醫學問題,技術問題。而前者則是一個哲學問題,生活態度問題。

她的態度似乎是:非不能也,乃不為也。而不是相反。

我不想把對近視眼手術的迷茫變成對整個生活的迷茫。

最有建設性的做法是從今天開始保護眼睛。所以,看完醫生的第二天,我就和朋友去看樹了,同時還退了很多微信羣。老話説得好,想要富,少看手機多看樹。

看來還有很多年的時間,我與世界之間都要隔着一層鏡片。幸好我看到的那些線條和色彩,都依然清晰茁壯,看來還可以清晰茁壯很多很多年。有時候看着層出不窮的樹冠,我也會感到自己的視線生生不息。

責任編輯:任芯儀(EN063)

頭條四方物流香港

點擊加載更多

頻道推薦

  • 社會
  • 娛樂
  • 生活
  • 探索
  • 歷史
關閉 北青網四方物流香港客户端